最新新闻

主页 > 新闻资讯 >

你一言我一语地瞎参谋乱干事支招
2017-04-21 14:45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下棋
       少年时我的玩伴不多,无论是上下学和星期天,经常和冯在一起,除了和他交流学习就是下象棋,我不能承认自己是臭棋篓子,但和他下棋是输的多,输了我就生气,生气了吃饭时间都不回家,还得让妹妹来叫,直到赢一把我才满意回家。冯下棋喜欢动脑子,我是几步走:当中炮、跳马、拱卒、出车(ju)。再走就不思前想后了,调侃地说法接下来我就是脑子长屁股上了。冯和我在高中选文理科就可想而知了。
       到泰山工作,单身楼也经常下象棋,我基本上就是围观,因为有文凭的毕业生也不少,但下棋的少,倒是车间接班的啊技校生啊退伍的单身的好下棋。夏天咋呼声很大,没事了哪屋有动静我就窜哪屋,围观时我高人指点地瞎出招,听我的准出错。有时那帮人还客气地嘱咐:李会计来了,看行,千万闭嘴。可完全闭嘴不是东北人性格,偶尔也有指挥对的时候,当然指挥错了,人家输了,我就灰溜溜地跑了,有尾巴肯定夹起尾巴跑。
        记得一次放假,整个单身楼晚上人很少,我喜欢串门,几乎三层楼我都寻访了,只有二层楼的乔在看书,桌子上有象棋。我说下棋吧 ?乔说不下,和你下棋没趣。估计他知道我的水平,我跟他解释我经过多次的围观揣摩,已经有长进了。他无奈地奉陪,下到半夜两点多,不知道下多少把,我满盘皆输,我心里升满了怨气,乔说要睡觉,我粗鲁地抓住他衣领说再下最后一盘。乔说:李会计,你这是干什么?难不成下棋还变成打架啊。我恢复了冷静:对不起,下最后一盘,输赢我都会去睡觉。最后一盘我赢的比较简单,满意地走了,估计乔让我,恨不得我马上走,关门时我看了乔一眼,他眼神里透露出“你是什么玩应”的目光。以后我远离了下棋,直到现在,我知道下棋我输不起,我不适合下棋。
       那次去湖南保靖县出差,交货收款,我等待。这个县在山坳里,周围都是山,仿佛是一个盆地小城,晚上小城北面有个娱乐广场,我东走西看,他们说的鸟语花香的方言我听不懂,我返回路过一间冷清的KTV门市想唱歌,玻璃门上有30元一小时的大字,我问有陪唱的吗?老板娘听明白我的普通话说没有,你要实在想找陪唱,我就奉陪吧,不要钱 。我看老板娘的身高相貌,唱歌时不会给我带来意念中的热热乎乎,我借口告辞。离旅店还很远,我闲散的漫不经心的左顾右看,电线杆路灯下围观一帮人,我凑过去,下棋的在排队说一个人只能下三盘,我有点兴奋,我知道不会轮到我,即便有机会下,我的棋艺也是必输无疑,安慰自己别给东北人山东人丢脸了。
       虽然我是看客,但也旧病复发,又用普通话插嘴,说指挥是抬高自己了。这两个人都是下棋高手,但让围观的你一言我一语地瞎参谋乱干事支招,这两对手真是蒙圈了,不知道怎么走,有的说跳马拱卒,有的说出车(ju)飞象,这两对手说:一会儿就轮到你们了,别瞎参呼了,最后我也忍不住助人为乐地倾向弱势一方,就指点了一步将军 ,对方护住老帅后跳马反将,弱势真弱了,死棋。那个弱势先生看看我,我惭愧地退出,站到外围。弱势先生问围观:刚才那家伙从哪冒出来的,妈的,瞎指挥,不听他的,我还有救哪!我一听,不能再围观了,那先生见我,踢我两脚咋办。
      古语说:观棋不语。其实真正观棋的都是样样通,又样样稀拉拉松,比如我。所以偶尔看棋,我记住了古训,要不就别看,看就别乱插嘴,给别人烦恼,因为知道自己那两下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