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新闻

主页 > 新闻资讯 >

那些年,那些雪
2017-04-21 14:46
 
 
 
 
       其实来泰山定居是命运安排,说透了是歪打正着闯来的,计划分配时就是不愿意回故乡工作,究其原因好像应了那句话叫熟悉的地方没风景,可在哪里生存都必经酸甜苦辣。在泰山生活20多年,很少见到冬天有雪,偶尔看到也不像当地人那么惊奇。而故乡东北农场,雪是冬季的风景,习以为常。想起雪就想起了那些年。
       记忆中,下大雪,父亲一样要到户外上工,吃了简单的早饭就出门。有时我说:爸爸,这么大雪,别去了。父亲说再大也得去,这是责任。我知道父亲说的责任既有收入的责任,也有单位的责任。六口人就指父亲的工资养活,有时天黑了,父亲还没下班,母亲看着简单的饭菜说:孩子,看看你爸怎么还没回来。我说饿了,母亲就生气地说:快去看看你爸,干活的没回来,怎么能吃饭。雪很大,我围着砖厂转悠。父亲到家门口要先晃动身体再跺跺脚,雪就从身上落下,进屋母亲拿炕笤帚给父亲打扫身上的雪,再用毛巾给肩上的残雪抹掉。
       母亲也经常在雪天出去给养的猪弄菜,有时去单位食堂捡菜梆子,有时去单位或其他单位的菜窖旁等摘下的残菜,回到家,头巾和棉袄上也是雪,姐姐就像母亲给父亲一样地打扫。那时我讨厌冬天下雪,让父母在寒冷的户外遭罪。 待到我上小学了,才知道雪是冬季不请自来的自然现象,人只有适应。后来我到30里外的总场上高中,每周回家一次,有雪的日子里也一样要一个人承受,其实农场的春播需要冬天的雪,好像叫墒情。毕业后离开了东北,见冬雪就成了一件难事。冬天没雪怎么叫冬天啊,泰山的冬天我一直认为是降温的秋天,给人低调的心情。
       那些年,那些雪,伴着我慢慢地长大,一些艰难的日子历历在目。那时人们就是生存,谈不到目标,更别说梦想了。只知道向前走。前面是什么,不知道。什么口号似的树立远大目标远大理想,现在回想都是瞎扯。经历过的就是目标,经历过的就是梦想,因为你没有得到的,永远不属于你,倒是亲情是永恒的主题:分享苦难,分享拥有。 
       想起那些年,那些雪,心里依然是酸酸的。现在的雪覆盖了故乡父母的坟茔,但覆盖不了我的怀念之情。 一代生一代,一代送一代,这就是生活,这就是历史。明年高考完,我要带儿子回去看看,以后更要冬天带儿子回去,给他讲讲那些年那些雪,那些爷爷奶奶生在南方,怎么在东北生存的场景。生命需要延续,但别忘了感恩,别忘了生命的代代相传。也要让儿子像他爷爷奶奶那样做一个朴实善良的人。